【紐約雜記】走進911。紀念博物館

2017說走就走。紐約     Day15

 911紀念博物館 

那天參觀完911紀念博物館後,在地鐵回家的路上,深怕忘記了博物館志工所說明的訊息,
在筆記本上密密麻麻的,寫下,也是釋放。

但開始寫這篇的此刻,
根本所有的感受都還是很清晰...






白色的建築物就是911紀念博物館,前方的池,是世貿大樓的遺址。
圍繞四方的,是911罹難者的名字。



這個設計很平靜,並開始感受這個博物館的基本定調。








名字的簍空設計是有功能的,
罹難者生日的那天,名字上會放白玫瑰。

從這一刻開始,你都還沒走進去博物館,
無論你知不知道911事件、無論你覺得911跟你有沒有關係,
已經透過設計讓你感受到,這些名字(文字),是一個個生命。
而且他們仍被深深在乎著。




從頭開始。
整個博物館,像是一部(或好幾部)電影,
用各種角度讓你知道,911這一天怎麼了。



那一刻的照片們。

 




 

一座救了100多人的樓梯,被原封不動的搬到紀念館。
下半段的樓梯有點殘破,是因為原本要整個清除。還好,「建紀念館」的想法很快地形成,
於是決定保留這座樓梯。

2008年,這座樓梯搬到紀念館現址放著。
2011年才有了紀念廣場。
2014年紀念館開幕。也就是說,
這座樓梯是最早進駐的Artifact。

志工帶我們進入當天的情境,你好不容易找到路,看到這座樓梯,
你知道下樓就回到街上,但那還不代表你就安全了。

街上都是天上掉下來的碎塊,當你過街的時候,
他們(救難人員)要你不要回頭、往前跑。直到有遮蔽處才安全。

許多獲救者過了一陣子,能回想起當天了,都提起幸好有這座樓梯。




那天我站在志工旁,聽了3次關於這個樓梯的導覽。
(她就站在樓梯旁,有一批人經過就解說一次)

一方面是不想遺漏或誤會細節,另一方面是需要消化她說的內容。

就在第3次解說之後,有一個女生跟她問了關於博物館的水池

左方的那個入口進去,是館內唯一不能拍照的地方。
這個空間,貼滿了罹難者的照片和名字。並由受難者的親人、朋友,一 一念出他們的名字。

空間的上方,就是剛剛外面的池子。




北座水池邊的名字,是在北座塔的罹難者。包含當時在大樓裡的人,和飛機上的乘客。
南座水池邊的名字也是,在南座塔的罹難者、撞上南座的飛機乘客,以及1993年炸彈案的罹難者。

這些名字的編寫、安排方式,是非常詳細的。
有些家人、朋友的名字排在一起。遇到相同名字的處理方式、為了隱私而設計出,
只有親人才知道的代號。
讓他們的親友,可以很準確的認出他們的名字。
甚至乘客當中有孕婦,名字旁邊也會寫上無名氏,把小孩也紀念上了。

聽到這段紅了眼眶,然後想到這個水池,
水池流入中間的小方框中,深不見底,無限。

你還記得嗎!?

這個水池的下方,就是貼滿罹難者照片的紀念館。

只要你曾經站在這裡,看著水池,紀念他們,
我相信他們都收到了。

「環繞的水流聲,把悲傷洗成懷念」地鐵上的我寫下。


 








(就是這位志工,一次又一次地解說)

整個展館帶你走進「那一天」,先從「發生了什麼事?」開始,
接著看到一座座巨大的殘骸、一旁的說明還原這些Artufact原本的位置,告訴你
你站在原本大樓的哪裡。

你已經in。

穿插一些藝術創作緩和之後,你走進一個四方空間,四面牆上掛了滿滿滿滿,
罹難者的照片,以及一些他們的遺物。




你從事件、走進歷史當下、然後感受到罹難者,和每一個想念著他們的人。




原世貿大樓建設時候的紀錄。






所有原世貿大樓出現在The New Yorker封面的展出。

最後是還原當天的新聞報導,較理性、客觀的時間線,將剛剛深沉的傷心和緊皺的眉頭,
帶回現在。

911紀念博物館,像是身歷其境的紀錄片。
引導你的感官、情緒、知覺。

館內燈光不亮,帶給你可以比較私密、放心感受的氛圍。
溫暖的木頭地板,與冰冷的鋼條、水泥牆平衡。

震撼,但被安撫著。




雖然,再好的再棒的紀念館,都無法彌補這巨大的遺憾。
但帶著各國來的追思與幫助(相片上方的國旗,代表當時曾幫助救難的國家),
或許,平撫的是我們,
還在地球上的人,的心。

想起剛剛在樓梯旁,志工解說完我們道謝後,有個男子說:

那天我在場。

空氣頓了一秒,他再說一次:那天我在場,然後幫忙疏散。

志工不斷向他道謝,他描述了一些當天的情況,
他說他是事發後第一次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