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訓練/講座研習】視障彩妝教學,課前準備

2019/05/25    ►►►

她渴望的視障彩妝分享。
你覺得我今天的妝有什麼不一樣?

荳爸:今天的比較平淡!

荳爸是真愛啊不像某人說,不是跟出門時一樣?(我出門時沒化妝好不好!

宛貞老師看不到,但化起妝來非常熟練。
竟然連睫毛膏都可以「依照睫毛的感覺」,確認是不是有刷到。

「觸感」是視障朋友化妝的依據,所以連蜜粉也用手來上最適當。

分享後我們體驗閉眼化妝,不聽話的荳,

想說平常上蜜粉很熟悉了,應該可以用粉撲/刷具。

結果因為看不到,不知道夠不夠了,結果粉太多又卡粉。嘴巴周圍一圈完全沒畫到(閉眼那張照片很清楚

用手的話,就可以感受臉黏不黏,來決定是不是要繼續。

畫眼妝荳還算有自信,即使眼線不直也過得去。這次帶去的彩妝品都是選過,荳認為適合視障朋友使用的(帶去實驗)。平常愛用眼線液的荳,這次用的是比較不會暈的棕色眼線筆(所以妝比較平淡,荳爸)。

唯一失誤的是粉底,滴管式相當麻煩,也容易插不回去弄髒瓶子。按壓式的粉底,或氣墊粉餅會更好。
當時只想到要細緻的粉質,沒想到「包裝」的挑選其實也很重要。(果然要體驗過才知道視障朋友的需求)

眼影底膏依然是首選,無論視障還是明眼人,用手就能輕鬆畫得均勻美麗。
最沒想到的是唇,荳平常也會用手不看鏡子上唇(有點隨便那樣)。但今天一張開眼,

發現下唇被我畫成香腸了(不過意外的兩邊對稱)。

原來在我的心裡,我的下唇是豐厚的

今天的體驗非常珍貴,宛貞老師生命故事的分享,更是讓荳鼻酸不已。

「失去」是生命裡永遠的課題,
看到一位失去了視覺的勇者在面前,開懷大笑的分享,笑著笑著又鼻酸了。

謝謝她渴望,謝謝宛貞老師,

噢,
還有謝謝荳今天短暫的眼睛麟威(很熟的志工朋友),他剛好坐在荳旁邊,畫一下就轉過去問他「有沒有很慘?」。

身邊的人太重要了!
看不見的時候,身邊的明眼人真的就是「你是我的眼」。除了幫忙看,也帶給看不到很大的安全感。

寫到這才突然想到,荳曾經幫蕭煌奇梳化過耶原來我也當過他的眼。

 

 

 

2019/05/31    ►►►

上週六在她渴望的零視覺彩妝體驗,主要是因為下半年有視障公益彩妝的場次。

除了宛貞老師的分享,荳想在網路上多找一點資訊。然後就發現,
在YouTube 輸入 visually impaired makeup 和視障彩妝的差異。

 

英語系國家ㄧ整頁都是相關影片分享、各種教學,而華語只有一部影片,是視障朋友化妝的紀錄。

這當中也有看到一部日本人(但說英語)的視障彩妝教學。

由此可以感受到,視障彩妝在台灣還不那麼普遍?(也可能是在機構裡,還沒有視障朋友變成YouTuber 

荳常說,化妝是件讓自己開心的事。

所以他的意義,本來就不只是畫成怎樣、給誰看而已。光是「化妝」這個事件本身,就能夠充滿力量和樂趣。

有興趣的話可以去看看視障朋友化妝的影片
真的超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