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荳的早餐時光】可是我偏偏不喜歡

2019/06/17    ►►►

「⋯⋯在我的心內,躲藏著一顆非常脆弱的心,只要置身太多人的環境,
我表面上不動聲色,內心早已剝落成碎屑,一吹就散。」

荳常常說:「尢是我跟這世界的橋樑。」不知道可以體會的人有多少?
或許很多人都覺得那只是一種示愛或誇飾,然而在閱讀<可是我偏偏不喜歡>的時候,我想,吳曉樂一定懂!

閱讀的樂趣莫過於此,你可以跨越時空的跟另一個人心靈交流,好像講了一場深夜的電話,你懂我我懂你,通體舒暢。

荳的敏感,在大學因為遇到也很敏感的亦師亦友,獲得釋放。覺得自己不是奇怪或是常被說的「想太多」。
就只是能感受到的比較多。而且當時出了一本書<敏感元素>,確切指出有些聲音、人群、狀態,
的確會帶給較敏感的人更多的刺激,那本書簡直是救贖。

於是長期以來我就是自己保護著自己的敏感。直到遇見尢。

他應該也是個敏感的人(或說纖細),才能了解我那些內心小劇場真的不是故意的。
於是我終於能在許多敏感的時刻,像個孩子般躲在他後面。

有時候我歆羨兒童,歆羨他們跌倒了可以理直氣壯地坐在那邊哭,更羨慕的是,
很少有人拷問一名哭泣的兒童,你是不是為免太傷心了啊?」

這句話我真真實實地跟尢說過好幾遍。
躺在地上的孩子,有的是哭泣有的是極度開心地打滾,我都好羨慕。
也有些時刻我說:「如果可以我現在好想在地上滾一下~~~」

因為知道自己的敏感,因為保護她,我也一直很習慣著有「工作時的面相」和「原本的自己」。
早期百意的造型師們眼睜睜地看過荳這個轉變,
以往她們大概只看得到工作時的我,但認識尢之後,就慢慢的比較沒有那個界線。

因為這世界出現了一個人,讓我相信我的敏感是可以被接受的。

以前荳爸只要在家庭聚會的時候,跟外人介紹我是造型師,我就會很生氣。
因為當時的我是「原本的自己」,我覺得我沒有拿出工作專業的樣子,你這樣介紹我很沒面子。

現在不會了,穿得再邋遢,都還滿有自信的。(應該也是老了的關係)

「對妳而言,人情寒暄底下的伏流,不知道為什麼,妳就是能聽見那些微弱的潺潺聲響。
.....只要心思緩緩沉降,仔細凝睇眼前的光景,那些人與人之間的乖離與疏和,彷彿鳥,妳辨見了尋常人看不見的顏色。」

當初就是在 郝明義Rex How郝先生的粉專,看他分享這一段,馬上就上 TAAZE讀冊生活 訂書。
那天我正陷在自己是一個機車人的心情。是的,即使我知道也保護自己,但仍難免失落懷疑,
仍一天到晚要跟尢確認:「我這樣做是不是太雞婆了?一般人是不是很難接受?
我這樣說話會不會太直接?還是我不應該說的?」

敏感的人真的可以感受到很多,而且可怕的是,因為是「感受」,而不是靠資訊,通常都是真實。

一個簡單的例子,那種經歷背景很好、說話看起來自信(通常帶點驕傲),一切看起來完美的人,
你真心去感受,就會知道其實他都在假裝。
而真正有自信(有背景)的人,即使因為公關場合必須自捧,他的用詞就是不一樣,就是一字不差地在對的位置。

偏偏這是一個自媒體的時代,大家很容易相信表象,我們這種感受就又會顯得更孤獨。
或者是說出來(他其實在假裝)像是在嫉妒別人嗎(有時候可能也是啦)。

總之,<可是我偏偏不喜歡> 就這樣接住了荳。如同當年的<敏感元素>。
其中作者寫了媽媽的故事和別人的故事,更是令只是吃早餐配書的荳莫名噴淚。
這部分就不想破梗了。

荳的早餐時光
可是我偏偏不喜歡
吳曉樂